我要投搞

标签云

收藏小站

爱尚经典语录、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图片

当前位置:2019跑狗图高清彩图 > 安丰乡 >

曹操死后葬与何处现在有没有被发现?

归档日期:07-05       文本归类:安丰乡      文章编辑:爱尚语录

  可选中1个或多个下面的关键词,搜索相关资料。也可直接点“搜索资料”搜索整个问题。

  汉献帝建安二十五年正月庚子(公元220年3月15日),曹操病逝于洛阳,享年六十六岁。曹操的灵柩运抵邺城后,在夏侯尚,司马懿的陪奉下,于同年二月丁卯(220年4月11日),埋葬在他亲自选定的邺城西南的山冈上,当时称作“高陵”(后世以其地处邺城西面,大多称它为“西陵”),与西门豹祠近在咫尺(据《元和郡县志》卷20记载,两者相距大约15里)。陵墓内除了曹操本人预先准备的四箱送终衣服,以及质朴无华的陶制明器,没有金玉珠宝铜铁之累的陪葬品。整个陵墓“因高为基,不封不树”,一切不止因陋就简,也未曾建造纪念性的建筑物,所有后事都是严格遵从曹操生前遗愿来操办的。与其生前尚俭作风一脉相承。

  贞观19年(公元645年)二月,唐太宗在御驾亲征高丽途中,曾经高规格地拜谒了曹操的高陵,并亲自作了一篇题为〈〈祭魏武帝文〉〉的祭文。唐太宗的这篇祭文,将曹操和商代的伊尹,西汉的霍光相提并论,给予了高度的评价。这说明在唐代初年,曹操的坟茔依然保存完好。

  时至唐代后期,李吉甫在《元和郡县志》卷20,仍然明确记载曹操的西陵在邺县城西三十里处。

  但是,到北宋的乐史撰写〈〈太平寰宇记〉〉时,虽然也曾提及邺县有魏武帝,魏文帝和甑后三陵,却不曾指出它们的具体方位。(成书于乾隆46年的〈〈河南通志〉〉,可能是最后一部提到西陵的方志,不过,他很可能是对前史相关记载的转述)

  据此可以推知,大致在唐末五代以后,曹操的陵墓已然倾颓,而且无从寻觅。宋人只是大概知道曹操的西陵在邺县,至于具体的位置,却已不甚了了。

  贺游先生在〈〈三国大观。三国胜迹〉〉中说,曹操陵墓的倾颓与彰河的泛滥改道有关。这种推测,很有道理,在两〈〈唐书〉〉和〈〈旧五代史〉〉中,有关彰河由于自然或人为因素而为害的记载,至少有六条之多。

  大约从南朝梁代开始,围绕着曹操的西陵,产生了至少两则民间传说。这两则传闻都记载在任昉的〈〈述异记〉〉中,一则说,在魏武帝陵墓中有一孔清泉,泉水气味芳香,因而民间称之为香水。另一则说,在陵墓中有两座铜驼,石犬。这样的传闻显然不着边际。因为根据常情,曹操肯定不会把自己埋葬在湿漉漉的涌泉旁边;而且各种各样的文字材料,包括〈〈三国志〉〉,〈〈资治通鉴〉〉等比较严肃的正史在内,都明确记载曹操陵墓中并无金玉珠宝铜铁之类的陪葬品。

  但无论如何,这些传闻的问世,实际上表明了民间对曹操陵墓产生了越来越浓厚的兴趣。只不过,梁代的人们对于西陵的猜测,尚停留在好奇这一层面上。且对其埋葬的地点似乎并无多大疑问。

  然而,时至两宋,尤其是南宋,这种正常的好奇心理,蜕变成了对曹操人品的置疑,对曹操人格的侮辱。于是,有关曹操在彰河上布置七十二疑冢的传闻不胫而走,而且越传越邪乎,似乎成了铁证如山的事实。

  在〈〈青梅煮酒。曹操魔方〉〉中,周泽雄先生认为七十二疑冢的传闻,多半出自盗墓贼的杜撰,因为他们在悉数发掘西门豹祠附近的山头之后,仍一无所获,于是在沮丧之余,就编造了这一传说,聊以。

  这种推测不无道理,只是盗墓贼历代皆有,却何以非要将编造谎言的任务留待他们的宋代同行来完成?所以我们倾向于认为,七十二疑冢传闻的出笼,与宋人的心态及其在这种心态主导下对曹操的评价有关。

  赵宋即便不象陈寅洛先生所说的那样,是华夏文化的造极时代,至少也应是华夏文化演进史上的灿烂时期,不过,她又实在太文弱。她不但从未有过扬眉吐气的大一统,反而经常受到邻邦的欺辱,康王赵构更是仓皇南窜,偏安东南一隅。肉食者们最初还略作反抗以“保卫“国格,后来竟至于逆来顺受,恬不知耻。她的国民看起来个个义愤填膺,人人慷慨激昂,实际上却没有几个人真正愿意为一雪国耻赴汤蹈火,出生入死。

  尤其可悲的是,在举国上下的忍气吞声中,滋育出极不正常的国民心态。他们几乎从不思量自己的软弱,却举国一致地指责古人的强梁;他们也从不检视自身理论的苍白,却近乎偏执地拿着自制的标尺,去裁量古人,评骘前史。正是南宋朝野集体无意识的可悲,既篡改了汉末三国的历史,也使得曹操从此蒙受了不白之冤。(曹操的白脸形象基本是在两宋,尤其是南宋时期形成的。)

  “七十二疑冢“原创版的作者,究系何人,已经很难确考。从现存的相关资料看,最早述及曹操疑冢的,大概就是北宋王安石的〈〈将次相州〉〉诗:

  相比较而言,他的叙述还算比较平允,南宋文人的指责却要刻薄恶毒的多,切看俞应符的打油诗〈〈曹公疑冢〉〉:

  范成大在他的〈〈石湖诗集〉〉中提到,他在孝宗乾道六年(1170年)出使金国期间,曾经在讲武城外亲眼见到过曹操的七十二疑冢,而且临冢感怀,即兴写了〈〈七十二冢〉〉诗一首:

  其诗流传甚广。稍后,程卓的〈〈使金录〉〉也振振有辞地宣称,他在出使金国的途中,也曾亲历过曹操的七十二疑冢,时间是宁宗嘉定四年(1211年)十二月十四日。

  此后,直至元明清,七十二疑冢一说广泛流传,不断的出现在一些文人的笔记,小说之中,成了曹操多疑,心机深沉的有力证据。

  如今,在河北省临彰县讲武城以西至磁县一带,的确有一座座形同山丘的土堆,而且当地民间也确实相传这是曹操七十二疑冢的遗迹。有人认为这其中必有一座是曹操的坟墓,但从晚清至民国,这些疑冢大多被人盗掘,从墓志看,墓主大多为北魏,北齐的王公要人,据专家踏勘和考证,这些都是北魏,北齐皇族的陵寝无疑,与曹操的西陵没有任何瓜葛。

  那么曹操的陵墓到底在哪里呢,专家学者们仍然莫衷一是。也许这也是曹操的智慧吧,仅仅是一个“不树不封“,不作任何标记,就留下了一个千古之谜。

  【新华社石家庄12月20日电】简办的丧事,被视为耗资巨大的骗局;移风易俗的改革,成了奸诈的证明。但史料终究未被民间传说、文学作品所淹没,一些文物、文史工作者为寻找曹操墓进行了不懈的努力,出土了可证明曹操墓位置的石碑、石刻,虽然还不能确定曹操墓的准确位置,但基本上认定了其大致范围。专家们相信经过考古发掘,最终也许可以解开曹操墓之谜。

  曹操对自己的丧葬有明确“说法”,他死前《终令》称“西门豹祠西原上为寿陵,因高为基,不封不树。”临终前《遗令》中更是明确了要穿着平时衣服入葬,不要珠宝陪葬。史料显示,由于丧葬从简,过了没几年,曹操墓上的祭殿就毁坏了。没有随葬金玉器物,也不为盗墓者所重视,再加上没有封土建陵,没有植树,几个朝代之后,曹操墓所在便无人知晓了。

  但从北宋开始,曹操被定型为奸雄,其墓址不详也成了他奸诈的一个证明。邺城以西有北朝墓群,被传为曹操的七十二疑冢。罗贯中在《三国演义》中称,曹操遗命于彰德府讲武城外,设立疑冢七十二,渲染了曹操的奸诈。

  邯郸市历史学会会长刘心长多年潜心于曹操墓研究,在对历史文献进行研究和实地考察的基础上,认为曹操墓可能在磁县时村营乡中南部和讲武城乡西部约5平方公里的范围内。《三国志》《晋书》等正史中都有曹操葬于这一带的有关记载。

  河南省安阳市文物部门也在安丰乡出土了后赵十一年鲁潜墓志,其上记载鲁潜是葬在曹操墓的西北角,这也可说明曹操墓可能位于河南安丰乡。刘心长认为鲁潜墓志反映的曹操墓位置,与他判断的曹操墓位置只隔一条漳河,属于一个方向,以漳河为界,时村营乡和讲武城乡可视为北区,安丰乡属于南区。他认为曹操主张“其公卿大臣列将有功者,宜陪寿陵。”而从这一带的情况看,南区北临漳河难以埋葬公卿大臣,从多种情况分析曹操墓在北区的可能性较大,可对南、北两区都进行考古发掘。

  展开全部“寻找”曹操墓,主要的还是要从权威的史料入手,确定墓葬的地理特征:①处在较为贫瘠而没有开垦价值的非农业区;②在一片相对较高的低丘上;③位于汉西门豹祠西侧不远处;④登上铜雀台可以遥望;⑤有魏国众多群臣在旁边陪葬。这五个方面是曹操生前的要求,实际有哪几个方面达到了这个要求,史书没有记载。但认真分析后可以发现,曹操墓与前三个条件是相符的,而后两个条件没有实现,或与实际情况不吻合。

  先来探讨曹操墓旁是否有魏国群臣陪葬。这个要求是曹操生前提出的,但没有实现。后来的事实证明,曹魏群臣中没有一位重要人物葬在邺城,大部分埋在了许都。其原因与政治形势的变化有关。曹操手下的文臣武将虽然多为曹操亲手栽培,但他们骨子里还保留着很深的汉朝正统观念。后来虽然曹丕代汉,这些人都转为魏臣,但他们大多仍以曾为汉臣而自豪。在这样一种深刻的社会氛围中,如果某人去世而按照曹操遗嘱葬在邺城,将被认为是对汉王朝的背叛,会遭到人们的非议。相反,正是因为许都一直是汉献帝建都之所,这些人死后便纷纷葬在许都,以此体现他们的某种精神。曹魏群臣没有陪葬邺城,客观上为寻找曹操墓增加了难度。

  第二个问题,从铜雀台是否可以看到曹操墓?这无疑是一个十分重要的问题,如果从铜雀台可以看到曹操墓,那么曹操墓的方位将被缩小到很小的范围之内,无疑将对我们寻找曹操墓提供很大的帮助。但遗憾的是,在铜雀台上肯定不会看到曹操墓。“遥望西陵”是曹操生前叮嘱姬妾的话,原话是“汝等时时登铜雀台,望吾西陵墓田”。细审文意会发现,曹操要求姬妾们遥望的是“西陵墓田”,即西陵所在的田畴沃野,而不是“西陵”本身。这说明,曹操也知道从铜雀台是看不到自己的坟墓的。另外,曹操两次提到自己的墓位于西门豹祠附近,而西门豹祠与邺城的直线公里,这个距离无论如何是常人目力所无法达到的。所以,“遥望西陵”这条材料,实际上并无多大价值。

  寻找曹操墓的五个原始特征被排除了两个,只剩三个。我们认为,这三个特征是比较符合当地的实际情况的,应该可信。因此,西门豹祠便成为寻访曹操墓最重要的地理坐标。

  西门豹祠是纪念战国时政治家西门豹而修建的,位于今河南省安阳县丰乐镇村东,漳河南岸。这座祠庙始建于东汉,叫“豹神祠”,后毁。天保五年(554)重修,宋仁宗嘉佑二年(1057)改名“西门大夫祠”。今存祠庙坐北朝南,建有三座大殿,内塑西门豹像。

  据《元和郡县志》卷十六记载,西门豹祠在邺县西十五里,而曹操墓则位于邺县西三十里。经实测,丰乐镇西门豹祠恰好位于邺城遗址西南7.5公里处,与史载契合若神。那么,曹操墓就应该在西门豹祠西部。到底曹操墓是在西门豹祠西十五里处(据《元和郡县志》,应是“三十里”减“十五里”,等于“十五里”),还是在西门豹祠附近(曹操《遗令》:葬于邺之西冈上,与西门豹祠相近),尚需进一步考查。

  1998年4月,河南安阳传出惊人消息,标有曹操墓址确切方位的十六国后赵鲁潜墓志被发现,为寻找曹操墓提供了新的线索。这方墓志出土于安阳县安丰乡西高穴村西北0.5公里处,青石质,呈长方形,长0.3米,宽0.2米,刻于后赵建武十一年(345)。志文为隶书,字迹清秀,清晰可辨。全文共120字,为:

  赵建武十一年,大岁在乙巳十一月丁卯朔,故太仆卿附马都尉,勃海赵安县鲁潜,年七十五,字世甫,以其年九月廿一日戊子卒,七日癸酉葬。墓在高决桥陌西行一千四百廿步,南下去陌一百七十步,故魏武帝堎西北角,西行(两个“廿”并列)三步,北回至墓,明堂二百五十步(“沛”字左为耳朵)上党解建字子泰所安墓,入四丈,神道南向。

  志文中十分详尽地标明了鲁潜墓与曹操墓的相邻关系及道里远近,虽然目前我们尚无法完全读懂这段话,但有一点可以肯定,曹操墓应在鲁潜墓不远处。

  经实测,鲁潜墓所在地安丰乡西高穴村与西门豹祠的距离是8.5公里,与《元和郡县志》所载“十五里”基本吻合;鲁潜墓所在地与邺城故址距离是15公里,且位于邺城西偏南,与曹操《遗令》“葬于邺之西冈上”吻合;鲁潜墓所在地恰好位于太行山脉东麓与冀南平原相接处,地貌特征与曹操《终令》所说“必居瘠薄之地”“原上为寿陵,因高为基”均吻合;至于曹操《遗令》所说其墓“与西门豹祠相近”,而实际两地间相距有8.5公里,那是就邺城与其墓地距离相比较而言的,邺城距墓是15公里,而西门豹祠距墓只有8.5公里,当然是“与西门豹祠相近”了。

本文链接:http://rajkottown.com/anfengxiang/16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