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搞

标签云

收藏小站

爱尚经典语录、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图片

当前位置:2019跑狗图高清彩图 > 安丰乡 >

三国赵云周瑜甘宁墓

归档日期:08-14       文本归类:安丰乡      文章编辑:爱尚语录

  可选中1个或多个下面的关键词,搜索相关资料。也可直接点“搜索资料”搜索整个问题。

  在大邑县城东1公里银屏山下。冢大如小丘,依山而建,气势雄伟,四周有石砌女墙,古柏森森。墓前有清幽雅静的木结构四合院建筑,正中竖有高2.5米、宽1米的墓碑,上刻“汉顺平侯赵云墓”七篆体大字,两侧刻有填金对联“赤胆永佑江原父老,忠魂犹壮蜀国山河。”匾文“永烈千秋”。赵云(?-229),字子龙,常山真定(今河北正定南)人。三国蜀汉名将。建兴六年(228年),随诸葛亮攻汉中,分兵拒曹真,因兵力悬殊,退守汉中。翌年,病死成都。因赵云曾在大邑戎兵防羌,故后主敕葬银屏山麓。

  周瑜,字公瑾,三国东吴名将,墓建于东汉建安十五年(公元210)。墓地约5亩,北域高约8尺,有封无表,平地起坟,以3×6×12小车纹汉代大砖砌成,墓门向东,墓周围绕以石刻栏杆,旁建木质六角“谈笑亭”。历经千年,冢塌亭倒,石栏毁灭无存。明正统七年(公元1442),提学御史彭勖令知县黄金兰重加修葺,并立“吴名将周公瑾之墓”碑碣。清咸丰年间,墓址又遭破坏。民国31年,桂系驻庐部队一七六师五二六团团长覃振元掘墓,后又重新修建,筑墓成台,改圆形墓为凸型墓,分三层台阶,正方体,圆顶。底台阶边长10米,墓高约5米,墓四角配以4头石狮,墓正面竖立“吴名将周公瑾之墓”石碑,碑面两侧刻有对联,文曰:“君臣骨肉江东水;儿女英雄皖北坟。”二层台阶竖立驻军团长覃振元、江防司令孙福安、县长谢殿栋3块石刻碑记。墓前两旁竖立一对高大的长方形砖柱,上书对联:“赤壁展鸿图,三十功名公已勋垂宇宙;佳城封,两千年后我来树此风声。”建国前柱已遭破坏,“文革”期间,碑碎墓毁,仅留下衰草荒丘。

  建国后,特别是中共十一届三中全会以来,党和人民政府十分重视文物古迹的修复和保护工作,1987年,周瑜墓被庐江县人民政府公布为第一批县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1989年被安徽省人民政府公布为第三批“省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并拨款、募捐、划地;1993年,庐江县委、县政府决定,拆迁墓附近26户村民住房;2002年,庐江县文化旅游局对周瑜墓冢进行了重新修复,为利用有限空间,便于游人参观,根据省文物局专家建议,将墓冢改向朝南。2005年,重点对三国文物陈列馆展示、享堂、碑廊等附属仿古建筑进行投入建设,不久一代英豪周瑜墓园再现千年胜迹,成为人们瞻仰、游览胜地。

  庐江的周瑜墓园的重新修建是从2007年初冬开始。由九华山的方丈出资修建庐江周瑜墓园。大概耗资2,3百万。预计在2008年5,6月份完工。

  周瑜墓在庐江县城关镇东门外朝墓巷。周瑜(175—210年),字公瑾,“庐江舒人也”(“庐江”古郡名,古舒县即今庐江县)。他20岁就跟随孙策领兵攻下横江、当利,渡江进击秣陵……还镇丹阳,吴中皆称为周郎。建安十三年(208年),周瑜领精兵3万,用火攻之计,使曹操几乎全军覆没。著名的赤壁之战使周瑜名声大振,被封为偏将军领南郡太守。著名诗人杜牧有《赤壁》诗:

  周瑜在准备起攻蜀时,“道于巴丘(今湖南岳阳)病卒”,时年36岁。灵柩运往芜湖,孙权哭祭之后,“命厚葬于本乡”。诗人彭教有诗云:

  据《增补事类统编》和《庐江县志》载:“周瑜墓在庐江县东门外横街头”(即朝墓巷)。明《一统志》载:“周瑜墓在庐江县东门外安丰乡”(古庐江城东为安丰乡)。此处今有墓巍然,墓前有碑,这就是明正统七年(1442年),提学御史彭勋,令知县黄金兰立“吴名将周公瑾之墓”的碑。

  《江南通志》关于这块碑石的高、宽、厚和字的排列形式,记得更为详细,并有插图。

  1942年,一七六师五二七团团长覃振元伐其墓,后筑墓成台,并刻石联:

  《庐江县志》载:“小乔墓在西门外真武观西百步,墓墩俗称瑜婆墩”,与城东周瑜墓遥遥相对。前人有诗云:“凄凄两家依城廓,一是周郎一小乔。”

  孙策攻皖时,得汉太尉乔公二女,大乔和小乔,自娶大乔,小乔嫁周瑜。诗人黄庭坚《乔公故宅》诗云:

  史载小乔貌若天仙,世称“国色”,与周瑜情深恩爱,共同东战西征达12年之久,育两男一女。

  岳阳是一块人杰地灵的土地。周瑜虽不是岳阳人,但他在岳阳留下不可抹去的历史足迹。话说东汉末年,正是军阀割据的时候,年轻的周瑜就被孙策看中,于是便有周瑜兵戈铁马的一生。他24岁就当上了中护军,吴国人都称他为周郎。后来周瑜辅助孙权雄踞江东,被拜为偏将军,担任南郡的太守。由于他足智多谋,具有超凡的军事指挥才能,像赤壁之战这样众寡悬殊的险恶战争,他却能“羽扇纶巾,谈笑间,樯橹灰飞烟灭。”赤壁大战得胜后,他又被予以重任,镇守江陵。建安十五年(210年),周瑜与孙权计议抢在刘备之前夺取西川(今四川一带),再取襄阳,北击曹操,以力消灭曹、刘,而一统天下,孙权欣然应诺。正在周瑜意气风发,一展宏图的时候,年仅36岁的他却在回江陵,路过巴丘备办粮草行装的任所途中,忽然暴病而逝,给历史,也给他自己留下了永久的遗憾,真是“出师未捷身先死,长使英雄泪满襟。”也许周瑜不死,三国的历史就得重新更改,一统天下的有可能就是吴国。

  赤壁大战,曹操虽然惨败,但他的实力仍然威胁着孙、刘。曹操扫荡孙、刘,一统天下的计划仍如箭在弦,刘备借驻荆州,厉兵抹马,势力相当强大,对东吴威胁日深。这时,东吴主帅周瑜突然病逝,消息立即公之于众,其后果严重,孙权是十分清楚的。据说为了安定军心,稳定局面,吴国对周瑜的死秘而不宣,对周瑜进行就地安葬。然后缜密安排,一切准备停当,方才发丧。

  岳阳周瑜墓,位于市郊南湖畔的金鹗村张家汊花坟坡。花坟坡又名发坡,金鹗山麓伸向南湖的一个小山咀。花坟坡是一个非常不起眼的地方,古时候当地百姓死了一般都葬在那里,故名花坟坡。周瑜就夹杂在众坟的中间,相当显目。墓由四柱三开间石构牌坊、石桌,石墩,拜台,墓碑,墓冢及精工雕镂的栏板式墓围组成,占地面积约600平方米,规模宏大,气势十分雄伟,可见后人对他的无限敬仰。

  1958年以前,周瑜墓除牌坊坍塌外,余皆基本完好,只是掩没在杂草丛中。1958年以后,周瑜墓不断遭到破坏。其墓围石料陆续被用来修水库,筑塘坝,甚至垫猪圈。1975年修机埠 时,将石料全部拆完,后来整个墓地被划到开发区,墓冢被夷为平地。据目击者回忆,墓被推平时,没有发现什么随葬器物,只有一些长38厘米,宽17厘米,厚6厘米,四档有水波浪花纹的墓砖。这种墓砖与我市出土的魏晋南北朝时期的墓砖,大小,花纹,火色完全相似。现残存的花岗石栏柱20厘米见方,高160厘米,上部雕塑15厘米高的莲花柱顶。浮雕青石栏板每块80厘米见方,厚6厘米,上镌吉祥图案,龙凤花鸟,有的左下方还刻有“周瑜”二字,并有诗文题咏,精致讲究。据当地村民回忆,原来这些石柱有160多根,石板有80多块。

  风呜咽,云低沉,芜湖长江边缟素一片,孙权率三军将士皆白衣白袍守候在岸边。一艘战船驶过来了,正是山映斜阳时分,在江涛拍岸声中战船徐徐靠岸,孙权迎上前去,扶柩大哭:“没有公谨,哪里有江东,今后我依靠谁呢?” 江东军民皆为之恸哭——那是汉献帝建安十五年(公元210年)。周瑜在征蜀途中,旧创复发,死于巴丘。

  周瑜死后,江东震动,苍梧郡太守吴巨在五岭以南的地区趁机叛乱。孙权派兵平息了叛乱,斩了吴巨,但伐蜀大计只能一再延期。刘备趁机派兵入蜀,击败刘璋,夺得益州。而曹操也暂时无力攻取江东。

  滚滚长江东流水,浪花淘尽英雄,三国风云如狂飙在时空隧道呼啸而去,转眼就逝去了两千多年,当年孙权素服举哀,在芜湖迎周瑜灵柩的荒凉江岸现在已经高楼成群,车水马龙。

  历史在眼下放慢了脚步,你可以设想这是电影中的一个镜头:沿着青弋江入长江口处的中江桥而下,有一座楚天酒店,酒店旁的巷内有一片旧城改造中还没有拆到的古旧住宅。在一个秋高气爽的中午,我们在芜湖市戏学专家和徽学研究员茆耕茹先生引领下走进了镜头。现代化的高楼与酒店旁的深深古巷仿佛是历史切断后横截面,在这时代铆接的夹缝中,我们寻找着东吴三军大都督周瑜的履痕。

  西内街上每块青砖石板都刻满了历史的痕迹。木楼前,有几位妇女坐在小板凳上择菜,问起周瑜墓,她们都曾看见过那个高大的土丘,但具体情形她们也不甚了了。其中一位阿姨热心地带我们去找她的丈夫——在这里生活了64年的民间黄梅戏团的董培根先生。

  从3岁起,67岁的董先生就在西内街上过去被人称为洪公馆的老屋里居住。据他回忆:鱼市街30号院内的确曾有一座人们传说中周瑜墓。董先生为我们画了一张草图:在一个方圆500平方米左右的椭圆形院场内,有一个方圆几十米、高约二层楼的圆形土冢。数代世居于此的老街坊称其祖上见过墓碑:大都督周公谨之墓,土堆周围尚存有部分护墓石。虽然年久无人修葺,但周围的百姓世代相传对其依然十分敬畏——妇女从不在周瑜墓的院场里晒衣晾被,小孩子也绝不敢爬到这土丘上玩耍嬉闹。

  周瑜一直是当地百姓景仰的大英雄,罗贯中在《三国演义》中描写的诸葛亮三气周瑜之说在这里根本没人理会。在芜湖百姓的传说中,周瑜在如今荻港附近的芦花荡中战死,所以英雄遗体送至此处安葬。当地百姓甚至说曾有人看见过周瑜的英灵——在东方鱼肚白的时候,一位白衣银袍的英武小将骑着高头大马,进入墓内。当时,周瑜墓巷口处有个卖油条、花卷的早点铺,为了看到传说中的大英雄,附近住户纷纷赶早到这里吃早点,早点铺的生意也因此日益兴隆。这个故事就是精明的小商贩所编也未可知。

  周瑜为历史上一代名将,风流儒雅,当年与刘备联合在赤壁大破曹操83万大军,周瑜也因“赤壁之战”名扬千古。苏东坡脍炙人口的《念奴娇·赤壁怀古》塑造了周郎英气勃勃的形象:“遥想公瑾当年,小乔初嫁了,雄姿英发。羽扇纶巾,谈笑间强虏灰飞烟灭。”人们都有一种仰慕名人的心理,都希望自己的家乡能与历史上的名人有点“沾亲带故”的因缘。鉴于此,周瑜墓有史记载竟有七处之多。

  茆耕茹先生在《芜湖政协》上曾撰《周瑜多墓现象的民俗内容》一文,以翔实的史料考证了这一现象。茆先生文中说:有关历史民俗中瑜墓的记载,除唐代记有一墓外,余墓几乎为《古今图书集成》所囊括。各地的瑜墓据所见记载资料时间的先后分述如下。其次序为:江苏吴县、安徽的宿松、庐江(两址)、芜湖、繁昌(两墓)及江西的峡江。

  《古今图书集成》、《芜湖县志》等史料均同记:瑜墓在芜湖故城“城北周村铺,吴置守冢户”十个字。这与我们寻访中得知鱼市街过去有居民依周瑜墓围墙而居的情况吻合,围墙外的民居也许就是历代守冢户的传承?

  芜湖民间传闻的鱼市街周瑜墓,到底是真是假?茆先生特从民俗口头传承价值上给予了论证,其中有不少鲜为人知的史料掌故。清乾隆至道光年间的芜湖人黄钺,在其著《壹斋集》中《于湖竹枝词》中的第二十四首记述了当年在芜的三座较为著名的古墓。其词为:“居仁远在白沙藏,深道依然表道旁。可慨周村置守冢,至今扃秘失周郎。”黄钺考订后在词下自注为“今城西鱼市街民家,墙围古冢,相传为瑜墓。有窃视者,中为隧道,链悬其棺。”当时芜湖故城在咸保圩,鱼市街正在其西北。

  周瑜墓在芜到底有多少合理性呢?茆耕茹先生从五个方面进行了研究:一,正史《三国志·吴书九·周瑜传》记载:“瑜卒,权素服举哀,感恸左右。丧当还芜,又迎之芜湖。众事费度,一为供给。”这就说明,周瑜逝后灵柩确实到了芜湖。各类史料对这一点均无一字否定,而周瑜灵柩来芜,举丧后是否移葬,至今未见任何记载。二,史料同记:瑜墓在芜湖故城“城北周村铺,吴置守冢户”十个字。指出了周瑜墓在芜湖的具体方向和地址,“吴置守冢户”说明了墓葬已毕。三,“吴置守冢户”是孙吴政权对周瑜逝后的礼遇,与《三国志》“众事费度,一为供给。”完全吻合。四,芜湖周瑜墓的传闻早于庐江,元末明处的罗贯中在《三国演义》第五十七回写到:“却说鲁肃送周瑜灵柩至芜湖,孙权接着,哭祭于前,命厚葬于本乡。”联系全句,使人感到本乡就是灵柩所到之地芜湖。五,芜湖人黄钺是清朝的重臣,曾任军机大臣、户部尚书。道光六年黄钺77岁时告老还乡,一直居芜。其考订的结果不可视为街巷琐议。

  我们在寻访中,还意外地得到了一个重要信息,董培根先生告诉我们,黄钺的故居所在地——芜湖人称为黄家大院的,就在周瑜墓附近。这也证明了黄钺对周瑜墓的熟知程度。

  值得一提的是,据茆耕如先生考证,与周瑜多墓具有同源性的是其夫人小乔墓见诸方志的至少也有三处:湖南岳州的二乔墓,次为安徽庐江和南陵的小乔墓。茆耕如先生1956年曾与友人前往南陵小乔墓凭吊,亲眼所见墓碑:吴大都督周公德配乔夫人之墓。碑文两旁还刻有清人合篆的长联。

  《三国演义》小说中周瑜的形象完全受到了歪曲,但历史上真实的周瑜并不是心胸狭窄嫉贤妒能的小人。周瑜一生征战,有强烈的进取精神和横行天下的报负;周瑜少年英雄,风度翩翩,英姿勃发,有口皆碑;周瑜文采超群,精于音乐,乐人演奏的音乐中有很细微的疏失,周瑜都会转头看一看。所以当时有谣谚说:“曲有误,周郎顾”(《三国志·吴书·周瑜传》)。

  周瑜待人谦恭有礼。当时孙权只是将军,诸将及宾客对他礼仪并不全备,比较草率。只有周瑜对孙权敬慎服事,完全按君臣之礼来对待。

  周瑜心胸开阔,以德服人,跟小说家虚构的那位截然不同。应该说,这才是周瑜的真性格。程普曾一度和周瑜关系不好。程普认为自己年龄比周瑜大,多次欺辱周瑜。周瑜却始终折节容下,从不跟他一般计较。程普后来特别佩服周瑜,曾对人说:“与周公瑾交往,如同啜饮美酒,不知不觉就醉了!”至于后人说周瑜气量狭小,忌贤妒能,被人气死,则纯是小说家言,不足为信。

  对周瑜的才干,刘备、曹操、孙权都非常清楚。刘备曾私下挑拨周瑜和孙权的关系。一次,孙权、张昭等人为刘备送行,张昭等人先离开了,孙权和刘备谈话。刘备叹息说:“公瑾文武筹略,万人之英。只是他器量太大,恐非久居人下者!”曹操则有意贬低周瑜在赤壁之战中的作用。他写信给孙权说:“赤壁之战,正赶上我的将士们染病,于是,我自己烧船退却,没想到,这下倒使周瑜成了名。”

  而孙权对周瑜一向是信任有加,周瑜去世,他痛哭流涕,说:“公瑾有王佐之才,如今短命而死,叫我以后依赖谁呢?”他称帝后,仍念念不忘周瑜,曾对公卿们说:“没有周公瑾,我哪能称尊称帝呢?”

  周瑜有两子一女,女配太子孙登,长子周循娶公主,次子亦为官。足见孙权对周瑜子女的厚待。

  当我们在西内街寻访周瑜墓,寻觅这位吴国名将的足迹时,不由肃然起敬,“万顷波涛陈迹尽,人间俯仰看兴衰!”让我们的镜头再一次来个远景扫描——蓝天白云下,高楼耸立,盛世再现。只是,英雄归处无处寻,让人徒生遗憾。所以,茆耕如先生有个愿望——在鱼市街恢复周瑜墓的原貌,将其作为芜湖古城新建的一个部分。茆耕如先生的研究为周瑜墓的修复提供了多么宝贵的史料依据,可想而知,如果芜湖有个周瑜墓,其旅游的价值不会低于合肥的包公墓。

  位于阳新县富池镇半壁山,临江而立,背倚军山。占地66.7公顷,其中森林面积53.36公顷,为三国时吴国西陵太守甘宁之墓,是由当地政府筹资易地修复的,因原墓于“文革”期间遭破坏。园内山壑纵横,四季常青,东北有十亩桂园,西南为十亩竹圃,甘宁墓坐落其中,墓高2米,周长6米,墓前矗立着仿古天柱石坊,大雅壮观,石坊前有天然“甘泉”。

  周瑜墓周瑜之墓位于安徽庐江县城东1公里处。墓为圆顶,高2米,封以灰色麻布纹大汉砖,墓门朝东,墓周松竹环绕,墓前有明刻“吴名将周公瑾之墓”石碑一块。为明正统七年(1442年)立。墓前有清代立《汉偏将军领南郡太守周瑜铭》。凡经修陵园总面积扩大到8648平方米。

  前人参拜赵云墓画--来自日本网站 赵云因曾在大邑戎兵防羌,故后主敕葬银屏山麓。在大邑县城东1公里银屏山下。冢大如小丘,依山而建,气势雄伟,四周有石砌女墙,古柏森森。墓前有清幽雅静的木结构四合院建筑,正中竖有高2.5米、宽1米的墓碑,上刻“汉顺平侯赵云墓”七篆体大字,两侧刻有填金对联“赤胆永佑江原父老,忠魂犹壮蜀国山河。”匾文“永烈千秋”。赵云,字子龙,常山真定(今河北正定南)人。三国蜀汉名将。建兴六年(228),随诸葛亮攻汉中,分兵拒曹真,因兵力悬殊,退守汉中。翌年,病死成都。因赵云曾在大邑戍兵防羌,故后主敕葬银屏山麓。

  三国时期,东吴大将甘宁,在镇守夷陵边陲征战时,不幸中箭身亡。家乡人民不畏官府禁令,为甘宁修坟建墓以示缅怀。民修官毁,此坟还流传着智斗官方一个动人故事呢!

  相传,东吴大将中箭身亡的噩耗传开,家乡人民正自发为甘宁修建一座大墓时,被蜀国驻守万州州官得知消息后,就派府衙差班前来挖坟灭尸,毁掉了大墓。

  当地人民对官府惨无人道的作法十分愤慨,于是秘密地商量着如何对付州官的办法。一天夜晚,工匠们围着甘宁的姐姐一起商量,各显身手,想出妙计,大造假坟来对付官府。木匠造棺材,漆工漆棺材,裁缝制衣冠,鞋匠做老鞋,铜匠打铜头,铁匠打铁箭,篾匠做花圈,石匠打石条……全坝人民一起行动,从甘宁故里至驿道两旁,为甘宁动手建起坟墓,当天从一更开始,到五更鸣锣时,一夜就造起了七七四十九座假墓,加上一座真坟,不多不少,恰恰五十座大坟。

  第二天,州官带着一群差役来挖甘宁最后一座坟时,一见密密麻麻都是甘宁坟墓,便令差役挨着挖刨起来,挖了一座又一座,从早至晚,把四十九座土坟墓全部刨开了,说也奇怪,第二天他们准备再去挖那最后一座时,头天刨开的四十九座坟莹又合拢了,而且土墓变成了石头坟。狡猾的州官暗想:准是百姓从中捣乱。这天便派人恶狠狠地把当地人民赶走,亲临指挥督阵,又把四十九座石头坟全部挖开。天擦黑时,突然空中雷电交加,大雨倾盆,余下一座怎么也找不到了,他只得带着差役返回州府,准备明天再来。

  坝上人民正在焦急,甘宁的舅父赶来告诉大家:“巫山神女昨夜在梦中对我说‘要得甘宁将军安,坟上种遍丝毛草。’我们不如如此这般……”于是大家又行动起来,垒的垒坟,找的找丝毛草,栽种在七七四十九座坟头上,铁匠们又连夜打了许多铁细剑,插入每座坟的毛草丛中。

  第二天,万州州官带来差役,又挖刨起坟时,发现四十九座石头坟又合拢了,而且坟上长满了绿色的丝毛宝剑一样,走拢一看,才知道是一丛丛绿色毛剑草,即令差役到坟上拔去丝毛草,拔了一丛又一丛,他们正在高兴时,只听一个个差役都“哎哟”地惊叫起来,缩回一看,个个的手指都被划破了,鲜血直流。

  州官说:“我不信,连这软绵绵的丝毛草,怎么会变成利剑呢?”自己伸手用力去拔时,这一拔不打紧,五个手指头都血流直滴,“哎哟、哎哟……”痛得喊爹叫娘。忙跑回府,再也不敢来挖甘宁坟了。

  蜀王对万州州官十分不满,大开杀戒,将万州州官换子一届又一届,成为官府一大心病,先将甘家九族斩尽杀绝,用火烧掉坟草后,再用炸药炸掉坟墓,终于将坟毁掉。

本文链接:http://rajkottown.com/anfengxiang/366.html